關閉此廣告

關閉此廣告
2020年2月28  星期五 百藝會員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聯系我們   
首頁 百藝快訊 人物專訪 聲樂 器樂 舞蹈 曲藝 文學 少兒 體育 攝影 戲劇舞臺 書畫 文化旅游 藏品拍賣 社區文化
明星經紀 記者說事 百姓交易網 民間文化 藝術人生 名企天地 才藝教育 非遺展示 百藝學院 合作發展 關于我們 網站榮譽
   
人物專訪

一路走來的話劇表演藝術家馬貴祥(作者:李德義)—百姓才藝網




來源:百姓才藝網   時間:2018-10-23  05:26  責任編輯:華龍




(一)
中國?沈陽。遼寧省第十屆藝術節。
舞臺藝術展演現場正在上演話劇《大雪》。
劇場里座無虛席,觀眾的目光齊刷刷聚焦在舞臺上,感應的神經傾刻間匯攏在劇中主人公于景旗的身上。
舞臺上的于景旗是一位激情澎湃,個性鮮明,有血有肉,栩栩如生的舞臺藝術形象,像一支錚錚傲雪的勁松,光彩照人,巍然屹立在觀眾心目中。
渾厚而又深沉的聲音傳開去、傳開去,縈繞劇場,飛躍屋頂,產生了陽剛大氣,勢若破竹的旋律;
鏗鏘而又有力的聲音回攏來、回攏來,抑揚頓挫,如歌如訴,激起了洶涌澎湃,令人動容的熱浪。
觀眾是最嚴厲、公正的裁判,《大雪》以扣人心弦的故事情節,緊張尖銳的矛盾沖突,主題深邃的人文內涵,絲絲入扣的藝術表現引發了觀眾的強烈共鳴。
主人公于景旗為觀眾留下了揮之不去的鮮明印象。
“這個演員演得真好,把于景旗演得形神兼備,絕了。他都演過啥?”一個觀眾抑制不住興奮,在向他的同伴打聽。
“演過啥?多了!他就是在話劇《鼓王》中因為成功地飾演了鼓王而榮獲了國家戲劇最高獎——文華大獎的著名話劇演員馬貴祥。在《報春花》中他演過黨委書記的兒子,在《古剎魅影》和《花魂》中都演過主角?!陡呱较碌幕ōh》中的梁三喜,《夜幕下的哈爾濱》中的王一民,《美女蛇》中的張祖炎也都是他演的……”。
馬貴祥精湛的表演藝術技藝牢牢地抓住了觀眾的心,演出結束后,劇場響起了經久不息的掌聲,馬貴祥不得不多次謝幕。在這次戲劇展演中,馬貴祥由于在《大雪》中擔綱了領銜主演,使他嫌足了人氣,就是在這屆藝術節上,馬貴祥的演藝又一次煥發光彩,以出色的表演又榮膺遼寧省第十屆藝術節政府文華獎。
這年馬貴祥66歲。
(二)
如果說時代造就英雄是歷史的定律,那么在上世紀70年代的社會大潮中,把馬貴祥這個“廣闊天地”中的普通知青,推向了表演藝術的浪峰,應該說也是時代的選擇。
和許多成功的藝術家不同的是馬貴祥干上了話劇表演這一行,可沒有什么頗富于浪漫色彩的傳奇性。
馬貴祥1953年出生在沈陽一個家境并不富裕的工人家庭中,家里姊妹六人馬貴祥是老六。兒時的他可沒有像很多表演藝術家那樣,孩提時就表現了愛唱愛跳、愛表演的天性。他小時候并不愛好文藝,甚至對吹拉彈唱還挺厭煩。至今他還記得,小學、中學時一開聯歡晚會對臺上那些文藝節目別說演就連看都沒有興致。
他的藝術天賦,或者說聲音潛質,是在他到了青年時期才表現出來 ,準確點說是他在做“知青”的時候,才被伯樂發現的。
上世紀70年代,在那個特定的激情燃燒的歲月里,作為“知青”的馬貴祥,在時代洪流的夾裹中,插隊落戶來到盤錦地區盤山縣三棵樹大隊青年點。
經歷就是財富。這段人生歷程對馬貴祥身心成長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繁重的體力勞動歷練了他吃苦耐勞的堅韌品格,與樸實的農民朝夕相處,他的思想意識得到了凈化和熏陶。更重要的是在這里他遇到了引領他走上藝術之路的伯樂。那時候遼藝、遼歌、沈陽音樂學院的很多藝術家們如李默然、趙凡、董恒吉、徐德新等人也下放到這里勞動鍛練,接受貧下中農再教育。與這么多藝術大師邂逅,對馬貴祥來說是歷史機遇賜給他的一個閃光的生命節點。正是因為和藝術家們的巧遇,盤山縣三棵樹才成了他人生的一個拐點,正是這特殊的經歷,才使馬貴祥結緣表演藝術,才使他的藝術潛質得以被激活。
從三棵樹大隊青年點起步,馬貴祥一路走來,逐漸展開了他藝術人生的畫卷,最后終于叩開了表演藝術殿堂的門扉,登堂入室,擷取了表演藝術家的桂冠。
(三)
連馬貴祥自己也未曾料到,出現在生產隊墻上的一則錄取通知書,居然成了他日后在話劇表演藝術舞臺上大展宏圖的契機。
這還得從馬貴祥的知青生活說起。
一天,勞動收工之后,馬貴祥和他的知青伙伴們回到大隊食堂吃飯,干了大半晌農活,大伙都餓了,看到熱騰騰的饅頭、米飯,都把手中的碗、盆爭相遞到炊事員的眼前。這時馬貴祥看到那些省里來的領導、老師、藝術家們,都還沒有盛飯,出于對藝術家們的尊重,馬貴祥操著沈陽土腔朝大伙喊了一嗓子——咱們知青過一會再吃,先讓老師們打飯!
不料馬貴祥這一聲豁亮、渾厚帶有磁性的男中音,一下子就把遼藝的幾位老師吸引住了。他們不約而同循聲打量馬貴祥,這個小伙子的聲音潛質和天賦條件給藝術家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三天后,青年點斑駁的土墻上,出現了一張大隊革委會用土黃色的舊紙殼(馬糞紙)寫的一則告示——經過專家推薦,青年點有三個知青被大隊文藝宣傳隊錄取了。其中一個人就是馬貴祥。
應該說馬貴祥這次走進了專家的法眼,雖然不是在舞臺上,但是他的這次經歷也和很多名演員剛出道時的經歷一樣,還是有些戲劇色彩的。
后來馬貴祥才知道,正是因為他在食堂里喊的那一嗓子,使遼藝的老師們敏銳地意識到,這個小伙子的素質、氣質很適合學表演,他們有意在這方面引導他,想把他培養成好演員。
幼小的種子,在嚴酷的寒冬,飽嘗霜覆雪蓋,不能生長,只有在和風吹拂,陽光普照的春天,才會破土而出。
馬貴祥是幸運的,剛在藝術舞臺上蹣跚學步,就得到了省里很多知名藝術家的親炙、點撥,馬貴祥心田中的藝術種子,在三棵樹大隊這塊貧瘠的土地上卻得到了惠風的吹拂和溫煦春光的普照。從此在大隊文藝宣傳隊馬貴祥和他的伙伴們在那些令人陶醉,令人神往的日子里在舞臺上大顯身手,他心中的藝術之花終于絢爛綻放。
(四)
誰也沒有想到,在藝上起步如此順暢的馬貴祥第一次上舞臺卻是讓老師一腳踹上去的。
嚴師出高徒。
在大隊文藝宣傳隊,在省里專業團體老師們的指導下,馬貴祥受到了正統、規范的表演訓練。
馬貴祥的悟性好,進步很快,老師們很高興,慶幸發現了一個好苗子。
第一次上舞臺他演的是樣板《智取威虎山》中楊子榮與小常寶的一段對唱。
人說萬事開頭難。
人生中會遇到很多第一次。
第一次登臺演出的情形馬貴祥至今還記憶猶新。
從來沒上過臺的馬貴祥,一來到臺口,看到臺下黑壓壓的人群,眼睛都齊刷刷地盯著舞臺,刺眼的強烈燈光,一下子把馬貴祥的眼睛晃得什么也看不清了。鑼鼓家什一響該他上場,不知為什么,馬貴祥忽然覺得腦子里一片空白,早就準備好的詞也一下子忘個精光。越害怕越緊張,越緊張越沒底氣。這時的馬貴祥是兩腿發抖,眼不知往哪看,手不知往哪放,腳不知往哪邁,頭一次上臺把他嚇懵了。他實在不敢上臺了,轉身就要往后臺跑, 嘴里也說了熊話——我可不行,我不干了!
這時候有一個人迎面而來,擋住了他的退路,二話沒說,一腳把他踹上了舞臺。馬貴祥一看不是別人,正是導演老師。得,沒路走了,逼上梁山,背水一戰,豁出去了,硬著頭皮,上吧!
有意思,馬貴祥的舞臺藝術生涯竟然是以如此特殊的方式開的頭。于是馬貴祥走上了舞臺,從此扎進了文藝表演的圈子里,拉場戲、二人轉、對口詞、獨唱、獨舞……開始了他的學藝生涯。
當年馬貴祥這位啟蒙老師可能也未必料到,他這一腳被踹上了舞臺的馬貴祥,多年后卻成了一位中國話劇界的名角兒、大腕。
很多事情從表面看是出于偶然,但偶然性的背后卻是必然性在起作用。
(五)
在大隊宣傳隊干了半年,馬貴祥在他的藝術之旅上又遇到了一個轉機——1973年盤山縣文工團面向社會招生,馬貴祥以優異的成績考進盤山縣文工團,在藝術之旅上他又攀越了新臺階,開始了新一輪的打拼。
馬貴祥真正接觸話劇還是1979年的事。
他話劇的啟蒙老師是董恒吉。
前文說過,在農村青年點,他認識了很多有成就的表演藝術家,董恒吉就是其中的一位。在董恒吉的指導下,馬貴祥的藝術水平迅速精進,所以,當他到了盤山縣文工團之后,更是如魚得水,很快就脫穎而出,幾年后就當上了文工團副團長。
1979年,是他人生中的又一個節點,這年2月他又如愿以償考入鞍山話劇團。
演出隊副隊長、隊長——演出科長——院長助理——工會主席——常務院長——黨委書記……
在話劇、影視表演的路上,馬貴祥總是來去匆匆,不停地走啊走……
走啊走,幾十年來在人生的道路上,他從一個普通的知青,終于走出來一位表演藝術家!
攀登藝術殿堂之路,一級、二級、三級……級級向上;堅韌不拔的跋涉者啊,一步、二步、三步……步步向上。
路,還在馬貴祥的腳下延伸。
2006年,馬貴祥突然來了一個華麗的轉身,被以專家引入的身份調入遼寧科技大學,從舞臺演繹到執掌教鞭,馬貴祥又在大學影視表演專業的講壇上干得風生水起。
“一個人要做藝術上的強者,不要做追求享樂的強者”。幾十年來馬貴祥就是在這一明確目標的鞭策下,從鄉村到城市,從舞臺到熒屏,從表演到教學,從昨天到今天,一步步走了過來。
他還要這樣走下去。
生活往往就是這樣嚴峻,當一個人為了獲取某種榮譽而拼命鉆營的時候,榮譽卻偏偏離他而去;當一個人并不是為了得到榮譽而默默工作的時候,榮譽卻常來叩開他的門扉。
身上有了這么多光環的馬貴祥,說到自己得到的榮譽時,是那么淡定、低調,他說,我雖然是鞍山話劇團第一個晉升一級演員的,第一個獲得國家文華大獎的,第一個得到政府津貼的人,應該說是時代機遇對我的垂青。我們團那些老一輩藝術家許多人默默為藝術奉獻一輩子,他們的造詣要比我高得多,但是他們所處的那個時代的歷史局限,使他們不能像我這樣幸運。我是趕上了好時候,不是我個人如何,只能說是一種歷史的需要,前路漫漫,我必須走好。

鞍山市鐵東區迎賓街一棟4單元44號
電話13009367243






新浪棋牌